探君归

这里是一梓,请多指教

原著里千晶×稻叶的基情盘点(二)

  我走到大厅之后,发现千晶被女孩子们抓住了。大家全都紧贴着千晶,又是摸他,又是抓他手臂,又是搂着他,不断地和他合照。要是被青木看到,她一定会吓坏吧,然后千晶大概会被告性骚扰上百次(就算是女方主动,青木还是会责怪男方)。
千晶一和我对上眼,就甩开女孩子们靠了过来。
「喔~稻叶!正好,刚才那件事啊……」
「啊?刚才那件事是什么事?」
当我一这么回答,千晶就用力地把我拉过去,在我耳边小声地说:
「配合我一下啦,蠢蛋!」
「多给女孩子们一点福利啦,老师。」
「我很忙,没时间搞什么摄影大会啦!」
「用这种招数,到时候被女生们讨厌的可是我耶。」
「反正你又不需要女生。」
「什么叫不需要女生啊!」
女生们喀嚓喀嚓地拍着窃窃私语地将脸凑在一起的我们,总觉得我应该会被大家骂到臭头。
「喔,对对对,刚才那件事嘛。对啊,你听我说啦,老师。」
「那我们就到那里去吧~」
故意大声说了这句话之后,千晶便拉着我离开了现场。
「拜拜啦,各位同学。回头见吧~」
令我意外的是,女孩子们全都乖乖地目送挥着手的千晶离开。我看见田代捧腹大笑的模样。
我在自动贩卖机区买了水,千晶则在自动贩卖机的影子下抽烟。吁——他吐出一大口烟。
「你已经累了吗?」
「我可是调养过身体之后才来的。毕竟我大概不太可能有时间喊累,而且在这种地方,要打个点滴也没办法啊。」
虽然嘴上说调养过身体,千晶的脸色还是很黯淡,应该是因为天气冷的关系吧?

  (稻叶真的好关心千晶,另外不需要女生是什么鬼,我可以当成是告白吗?)

「来吧,千晶,茶。」
「喔。」
「烟灰缸。」
「嗯。」
「你身体状况不好,不要抽太多啊。」
「嗯~」
「药呢?要不要吃一点?」
上野看着我的举动,非常感动地说:
「稻叶,你好像妈妈喔。」
啊,该死!因为平常老是照顾小圆,一不小心就……
田代又笑着看着我们。
千晶津津有味地抽着烟。他的脸色好了一些,是因为放松的关系吗?
「啊……觉得懒洋洋的。」
千晶扭扭脖子、转转头,又叹了一大口气。
「我对冰天雪地果然没辙。」
「你身体不舒服吗?」
千晶摇摇头,他的表情和平常不一样。

(这么贤惠的稻叶真的不考虑一下娶回家吗?)

在窃窃私语的我们两人背后,田代对着护士阿姨说:
「你不觉得那两个人很『萌』吗?」
「我不太知道『萌』是什么意思耶。」
「老师,你的人生损失一半了啦。」
「一半?这么多啊?!」
「像我啊,光是看着那两个人就很开心了喔,你不觉得这样赚到了吗?」
「嗯~这么说好像也是。那现在这样看来,千晶老师是『老公』罗?」
「在我们这些粉丝之间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但是我赞成稻叶是老公这个说法。」
「是喔~咦,为什么啊?」
「喂!」
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啊,竟然在当事人面前说这种话。
「不要把我们当作『萌』的对象!」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又不需要女生。」
「什么叫做不需要女生!!」
「千晶也是,与其跟女生怎么样,还不如跟男生怎么样,才不会惹上麻烦,对吧?」
「哈哈哈,搞不好真的是这样喔~你在说什么啊,白痴!」
田代的头被敲了一下。
「说了白痴的话之后,我的身体好多了,滨中小姐,打扰了。」
「来,千晶老师。我先给你一次份的药。」
「不好意思。」
我们离开了医务室。

(田代是夕千派的啊,貌似逆了攻受?23333)

富尔站在我膝盖上的「小希」上面,双手叉腰地说:
「千晶大人好像……是受了主人的影响哩。」
「受了我的影响……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们两个人的身体曾经结合在一起。」
「不要用这种奇怪的讲法。」

(emmmm官方吐槽?)

「千晶大人的话,则好像是当主人在身边的时候,灵度就会上升哩——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
「咦?是我害千晶受到灵障的吗?!」
「应该是说……他对灵变得比较敏感。」
「那我是不是不要接近千晶比较好啊?」
「不,主人在他身边的话,会让他的灵度稳定,所以与其远离他,还不如接近他比较好。或者可以牵手,也会让同步的状态增强。」
「我怎么可能和他牵手啊,这样只会让田代她们更兴奋而已。」

(澡都一起洗了,还怕什么牵手啊,话说,不牵手的原因竟然是不想让田代她们太过兴奋?好像有点微妙?)

「千晶。」
我走进大厅叫他,于是他便抬起头。虽然用帽子和雪镜盖住了脸,可是千晶的嘴唇还是毫无血色
「……开始点名罗,稻叶,去排队。」
千晶的声音很沙哑。看他这副样子,应该是今天又没吃早餐了吧。
我在千晶旁边坐下来。
「喂。」
「嘘。」
我搂住千晶的肩膀,把右手放在他胸前。
「稍微闭个眼睛吧,老师。」
千晶好像真的非常疲累,我可以看见那个黑鸦鸦的「伤害」,不过有点不一样——虽然我也不太清楚有什么不一样。
「呼。」
千晶吐了一口气,硬邦邦的身体也跟着放松了。
「什么都别问喔,老师,这个技术是最高机密。」
我贼笑着说。千晶也稍微扬起嘴角回应:
「你可以靠这个赚大钱喔。」
对啊,前提是我不会因此折寿的话

(稻叶对老师真好啊www)

千晶是怎么看我这个莫名其妙的学生的呢?虽然都已经做了这么多了,我还是突然有点不安。这个时候,千晶出其不意地抱住了我。
「!」
千晶无言地用力抱着我,拍了拍我的后背。然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直接离开了房间。
我呆若木鸡地目送着他的背影。
自己的想法好像被他看出来了。这么一想之后,害我害羞得不得了,脸就像是火在烧一样。
「啊——真是的,搞什么啊!」
我又去洗了一次脸。

(自行体会一下)

「千晶。」
千晶在一楼的厕所抽烟。
「干嘛躲起来啊?」
「我是真的要上厕所。」
「不要单独去没有人的地方。」
「……你在担心什么啊,稻叶?我会被袭击吗?这种经历也不是没发生过喔。」
千晶半开玩笑地说道。他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坏了。
「你开始头痛了吧,老师?跟我待在一起会比较轻松喔。」
千晶「呼——」地吐出烟。
「……干嘛?你是在诱惑我吗,稻叶?」
「白……!不要打哈哈啦!」

  (诱♂惑)

「我们去医务室吧。」
「稻叶。」
「嗯?」
「我想洗澡。」
「啊?你在说什么啊,你连站都站不稳了耶。不过我也想洗……」
「我不想要带着这一身臭汗睡觉。」
「什么?你的意思是要叫我帮你洗澡吗?」
「对呀。照顾我一下啦,亲爱的。」
说完,千晶便猛咳了一阵。
「用要死不活的声音说这什么话啊,真受不了你。」
我把千晶带到教职员休息室让千晶洗澡,帮千晶换衣服,喂千晶吃他自己买的食物,再让他睡觉。算了,就让他在这里睡觉吧。
「啊……怎么连到了这里,我都还得做这些跟照顾小圆的时候一样的事啊?你让人操心的程度跟小圆一样耶。」
我一边看着静下来的千晶,那副舒服的睡脸,一边这么说:
「手机我借走罗,老师。」

(划个重点,亲爱的!!!!话说后来老师好像还叫了挺多次诶)

坐在我隔壁的千晶用手搂住我的肩膀,彷佛在观察我的表情似的说:
「受你照顾了呢,稻叶。」
「……真的是。你真的是一个很让人费心的人耶,老师。」
千晶耸耸肩说:
「常有人这么说。」
他的侧脸明显地憔悴了许多。抵达饭店之后整整四天,千晶只吃了中餐和昨天晚上的两个饭团而已。而他的记忆模糊,几乎完全不记得细节。他不记得太阳穴的伤口是怎么来的,也不晓得自己的肩膀为什么会痛,至于昨天晚上在三〇四号房发生的事,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真是不可思议……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不舒服,可是到了现在,我甚至一点实际的感觉都没有……这还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耶!」
千晶感到不解。
我也是第一次跟那样的幽灵面对面。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邪物会有目的性地袭击毫不相关的人。
要是我什么力量、什么知识都没有的话……
被一个头烂掉的女生抱住……我会怎么样啊?
千晶用力地搂了一下我的肩膀。
「怎么了?不舒服啊?」
「啊,不是。」
千晶手臂传来的力量让我回想起长谷和公寓里的大家。我的心情随即开朗了起来,好想早点回去那个家,吃吃琉璃子手做的料理。
「不过话说回来……」
千晶搂着我的肩膀的右手就在眼前。我看见他的手上有一个好大的伤口。
「你的身体还真是伤痕累累耶。」
帮千晶洗澡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肩膀、手臂、胸口、脚上都有好几个类似手术留下来的伤痕。千晶轻笑了一声,说:
「那是年轻时代留下来的勋章。」
「你耍什么帅啊?」
「呵呵~你是怎么看到千晶全身上下伤痕的呢,稻叶同学?」
田代就在后面,我们不由自主地僵住了身子。你没必要跟着僵住吧,千晶?要是连你都僵住了,不是更可疑吗?!
「呃……」
「对了,昨天吃晚餐的时候,稻叶同学也真是的,身上竟然有肥皂的味道呢。」
樱庭不知道为什么又多说了这句话。
「有、有差吗?吃饭之前洗澡不行喔!」
「是无所谓啦~下次再跟你好好聊罗,稻叶同学~」
田代的眼珠发出了兴致勃勃的光。

第六卷盘点完了,再过几天盘点第七卷吧。
话说大家有没有类似的小说可以推荐哦?

评论(1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