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君归

这里是一梓,请多指教

摘纪录:

我这个人虐点特别奇怪,不怕死不怕残不怕分手,但我怕看见诚实的人被迫说谎,正直的人被迫弯腰,直言者被迫噤声,理想主义者亲眼见到理想破碎。 还有,谎话连篇者最后的一句真话,奴颜婢膝者最后挺直了腰杆,缄口自保者突然仗义执言,曾遭理想背叛的人最后选择为理想而死。


感谢推荐

阳光(be)

ooc!ooc!ooc!be注意!!!!逻辑君他已经死了。师兄单恋注意!
  死侍不能见光。
楚子航转化成死侍的时候还是有意识的,看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失去控制的感觉很糟糕,就像凌迟一样。他一步一步踏进废弃的楼盘,安装了一个小型的但足够炸死一个死侍的炸弹,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一些。
  他曾以为自己在临死前会想起那个永远不会回来的女孩,但是现在他的脑子里不知为何只有那个小衰仔的背影。他笑着叫师兄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循环播放,平时习以为常的话语此时已触不可及。
太耀眼了啊,各种意义上。
  他就这么坐了一夜,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他的眼睫。他的身体已经覆盖满了鳞片,“快要失去意识了”他想,“就这样吧。”
  于是楚子航按下炸弹的按钮,缓缓地走到窗边,对着阳光做了一个拥抱的手势,好像在拥抱他的男孩,然后拥抱死亡。
“师兄!!!”

私设很多,请不要在意。师兄是在郊外的废弃山庄的,因为在那里爆炸影响比较小。话说楚总其实一直在等明非来啊,不然在一开始就可以引爆了,最后明非赶到了,见了他最后一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楚子航的心意路明非永远不可能知道了。

就我一个LOFTER还在抽的???这啥玩意啊

原著里千晶×稻叶的基情盘点(二)

  我走到大厅之后,发现千晶被女孩子们抓住了。大家全都紧贴着千晶,又是摸他,又是抓他手臂,又是搂着他,不断地和他合照。要是被青木看到,她一定会吓坏吧,然后千晶大概会被告性骚扰上百次(就算是女方主动,青木还是会责怪男方)。
千晶一和我对上眼,就甩开女孩子们靠了过来。
「喔~稻叶!正好,刚才那件事啊……」
「啊?刚才那件事是什么事?」
当我一这么回答,千晶就用力地把我拉过去,在我耳边小声地说:
「配合我一下啦,蠢蛋!」
「多给女孩子们一点福利啦,老师。」
「我很忙,没时间搞什么摄影大会啦!」
「用这种招数,到时候被女生们讨厌的可是我耶。」
「反正你又不需要女生。」
「什么叫不需要女生啊!」
女生们喀嚓喀嚓地拍着窃窃私语地将脸凑在一起的我们,总觉得我应该会被大家骂到臭头。
「喔,对对对,刚才那件事嘛。对啊,你听我说啦,老师。」
「那我们就到那里去吧~」
故意大声说了这句话之后,千晶便拉着我离开了现场。
「拜拜啦,各位同学。回头见吧~」
令我意外的是,女孩子们全都乖乖地目送挥着手的千晶离开。我看见田代捧腹大笑的模样。
我在自动贩卖机区买了水,千晶则在自动贩卖机的影子下抽烟。吁——他吐出一大口烟。
「你已经累了吗?」
「我可是调养过身体之后才来的。毕竟我大概不太可能有时间喊累,而且在这种地方,要打个点滴也没办法啊。」
虽然嘴上说调养过身体,千晶的脸色还是很黯淡,应该是因为天气冷的关系吧?

  (稻叶真的好关心千晶,另外不需要女生是什么鬼,我可以当成是告白吗?)

「来吧,千晶,茶。」
「喔。」
「烟灰缸。」
「嗯。」
「你身体状况不好,不要抽太多啊。」
「嗯~」
「药呢?要不要吃一点?」
上野看着我的举动,非常感动地说:
「稻叶,你好像妈妈喔。」
啊,该死!因为平常老是照顾小圆,一不小心就……
田代又笑着看着我们。
千晶津津有味地抽着烟。他的脸色好了一些,是因为放松的关系吗?
「啊……觉得懒洋洋的。」
千晶扭扭脖子、转转头,又叹了一大口气。
「我对冰天雪地果然没辙。」
「你身体不舒服吗?」
千晶摇摇头,他的表情和平常不一样。

(这么贤惠的稻叶真的不考虑一下娶回家吗?)

在窃窃私语的我们两人背后,田代对着护士阿姨说:
「你不觉得那两个人很『萌』吗?」
「我不太知道『萌』是什么意思耶。」
「老师,你的人生损失一半了啦。」
「一半?这么多啊?!」
「像我啊,光是看着那两个人就很开心了喔,你不觉得这样赚到了吗?」
「嗯~这么说好像也是。那现在这样看来,千晶老师是『老公』罗?」
「在我们这些粉丝之间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但是我赞成稻叶是老公这个说法。」
「是喔~咦,为什么啊?」
「喂!」
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啊,竟然在当事人面前说这种话。
「不要把我们当作『萌』的对象!」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又不需要女生。」
「什么叫做不需要女生!!」
「千晶也是,与其跟女生怎么样,还不如跟男生怎么样,才不会惹上麻烦,对吧?」
「哈哈哈,搞不好真的是这样喔~你在说什么啊,白痴!」
田代的头被敲了一下。
「说了白痴的话之后,我的身体好多了,滨中小姐,打扰了。」
「来,千晶老师。我先给你一次份的药。」
「不好意思。」
我们离开了医务室。

(田代是夕千派的啊,貌似逆了攻受?23333)

富尔站在我膝盖上的「小希」上面,双手叉腰地说:
「千晶大人好像……是受了主人的影响哩。」
「受了我的影响……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们两个人的身体曾经结合在一起。」
「不要用这种奇怪的讲法。」

(emmmm官方吐槽?)

「千晶大人的话,则好像是当主人在身边的时候,灵度就会上升哩——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
「咦?是我害千晶受到灵障的吗?!」
「应该是说……他对灵变得比较敏感。」
「那我是不是不要接近千晶比较好啊?」
「不,主人在他身边的话,会让他的灵度稳定,所以与其远离他,还不如接近他比较好。或者可以牵手,也会让同步的状态增强。」
「我怎么可能和他牵手啊,这样只会让田代她们更兴奋而已。」

(澡都一起洗了,还怕什么牵手啊,话说,不牵手的原因竟然是不想让田代她们太过兴奋?好像有点微妙?)

「千晶。」
我走进大厅叫他,于是他便抬起头。虽然用帽子和雪镜盖住了脸,可是千晶的嘴唇还是毫无血色
「……开始点名罗,稻叶,去排队。」
千晶的声音很沙哑。看他这副样子,应该是今天又没吃早餐了吧。
我在千晶旁边坐下来。
「喂。」
「嘘。」
我搂住千晶的肩膀,把右手放在他胸前。
「稍微闭个眼睛吧,老师。」
千晶好像真的非常疲累,我可以看见那个黑鸦鸦的「伤害」,不过有点不一样——虽然我也不太清楚有什么不一样。
「呼。」
千晶吐了一口气,硬邦邦的身体也跟着放松了。
「什么都别问喔,老师,这个技术是最高机密。」
我贼笑着说。千晶也稍微扬起嘴角回应:
「你可以靠这个赚大钱喔。」
对啊,前提是我不会因此折寿的话

(稻叶对老师真好啊www)

千晶是怎么看我这个莫名其妙的学生的呢?虽然都已经做了这么多了,我还是突然有点不安。这个时候,千晶出其不意地抱住了我。
「!」
千晶无言地用力抱着我,拍了拍我的后背。然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直接离开了房间。
我呆若木鸡地目送着他的背影。
自己的想法好像被他看出来了。这么一想之后,害我害羞得不得了,脸就像是火在烧一样。
「啊——真是的,搞什么啊!」
我又去洗了一次脸。

(自行体会一下)

「千晶。」
千晶在一楼的厕所抽烟。
「干嘛躲起来啊?」
「我是真的要上厕所。」
「不要单独去没有人的地方。」
「……你在担心什么啊,稻叶?我会被袭击吗?这种经历也不是没发生过喔。」
千晶半开玩笑地说道。他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坏了。
「你开始头痛了吧,老师?跟我待在一起会比较轻松喔。」
千晶「呼——」地吐出烟。
「……干嘛?你是在诱惑我吗,稻叶?」
「白……!不要打哈哈啦!」

  (诱♂惑)

「我们去医务室吧。」
「稻叶。」
「嗯?」
「我想洗澡。」
「啊?你在说什么啊,你连站都站不稳了耶。不过我也想洗……」
「我不想要带着这一身臭汗睡觉。」
「什么?你的意思是要叫我帮你洗澡吗?」
「对呀。照顾我一下啦,亲爱的。」
说完,千晶便猛咳了一阵。
「用要死不活的声音说这什么话啊,真受不了你。」
我把千晶带到教职员休息室让千晶洗澡,帮千晶换衣服,喂千晶吃他自己买的食物,再让他睡觉。算了,就让他在这里睡觉吧。
「啊……怎么连到了这里,我都还得做这些跟照顾小圆的时候一样的事啊?你让人操心的程度跟小圆一样耶。」
我一边看着静下来的千晶,那副舒服的睡脸,一边这么说:
「手机我借走罗,老师。」

(划个重点,亲爱的!!!!话说后来老师好像还叫了挺多次诶)

坐在我隔壁的千晶用手搂住我的肩膀,彷佛在观察我的表情似的说:
「受你照顾了呢,稻叶。」
「……真的是。你真的是一个很让人费心的人耶,老师。」
千晶耸耸肩说:
「常有人这么说。」
他的侧脸明显地憔悴了许多。抵达饭店之后整整四天,千晶只吃了中餐和昨天晚上的两个饭团而已。而他的记忆模糊,几乎完全不记得细节。他不记得太阳穴的伤口是怎么来的,也不晓得自己的肩膀为什么会痛,至于昨天晚上在三〇四号房发生的事,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真是不可思议……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不舒服,可是到了现在,我甚至一点实际的感觉都没有……这还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耶!」
千晶感到不解。
我也是第一次跟那样的幽灵面对面。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邪物会有目的性地袭击毫不相关的人。
要是我什么力量、什么知识都没有的话……
被一个头烂掉的女生抱住……我会怎么样啊?
千晶用力地搂了一下我的肩膀。
「怎么了?不舒服啊?」
「啊,不是。」
千晶手臂传来的力量让我回想起长谷和公寓里的大家。我的心情随即开朗了起来,好想早点回去那个家,吃吃琉璃子手做的料理。
「不过话说回来……」
千晶搂着我的肩膀的右手就在眼前。我看见他的手上有一个好大的伤口。
「你的身体还真是伤痕累累耶。」
帮千晶洗澡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肩膀、手臂、胸口、脚上都有好几个类似手术留下来的伤痕。千晶轻笑了一声,说:
「那是年轻时代留下来的勋章。」
「你耍什么帅啊?」
「呵呵~你是怎么看到千晶全身上下伤痕的呢,稻叶同学?」
田代就在后面,我们不由自主地僵住了身子。你没必要跟着僵住吧,千晶?要是连你都僵住了,不是更可疑吗?!
「呃……」
「对了,昨天吃晚餐的时候,稻叶同学也真是的,身上竟然有肥皂的味道呢。」
樱庭不知道为什么又多说了这句话。
「有、有差吗?吃饭之前洗澡不行喔!」
「是无所谓啦~下次再跟你好好聊罗,稻叶同学~」
田代的眼珠发出了兴致勃勃的光。


第六卷盘点完了,再过几天盘点第七卷吧。
话说大家有没有类似的小说可以推荐哦?

盘点一下原著里千晶×稻叶的基情

“喂,稻叶。”千晶在走廊上叫住我。
“是。”
“听说你一个人住在公寓里嘛。”千晶的身体凑了上来,“身为你的导师,我是不是去做一次家庭访问比较好啊?”他边窥视着我的脸,边问。我闻到了香烟的味道。
“不用了,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
“说得也是嘛。你成绩好,又认真,丢着不管也没关系嘛。”
真是个直肠子的老师。哪有老师会问学生这种问题啊!?
“没关系啦。我还得负担自己的生活花费,不会做出什么不经大脑的勾当。”
千晶咧嘴一笑,说:“好答案。”接着,千晶拉了我的耳朵一下,又拉开我的衬衫衣领偷看里面,然后摸了我的身体。
“……你、你干嘛?”
“嗯~这叫性骚扰吧?”千晶笑着这么说完,最后搔搔我的头,说:“很好。”便离开了。
“……什么意思啊?
(此处是伏笔喔。)

   “我也无法想像这个老师会乖乖遵守这种规定哩。”就在我一面这么想,一面看着千晶的睡睑时……
喀嚓!
“!?”田代居然拍我。
“标题:用热烈的视线看着导师的高中男生。哇,感觉好像AV的标语喔!真悲哀,导师不是女的。”田代哼哼笑着。
 

“青木老师。”千晶用有点强硬的口气堵住了青木的梦话,他继续说:“干蠢事的家伙啊,首先,日常生活会变得乱七八糟。请你仔细看一下稻叶嘛,衬衫的领口、袖口都没有脏污,这就表示他都好好换洗制服、也乖乖洗澡。他的耳朵干干净净、没染发,也没在什么地方穿环。肌肉结实、皮肤又有光泽,这就是他正常吃饭、睡觉的证据。能做到这些基本动作的家伙,就算不管他也没关系啦。”
我有点惊讶。千晶扯我耳朵、乱摸我身体的原因……原来是这个啊!
“至于他的大腿和屁股上有没有刺青,我会在毕业旅行的时候确认一下。”
“喂!”
(后来确实确认了(*´艸`*)



“……你是不是身体不好啊?”
“……”
千晶的眼睛注视着我。那是很不可思议的眼神,和懒洋洋的表情相反,他的眼神之中潜藏着“力量”。
“……嗯,说不好是不好啦。”他微微一笑,说:“我啊,血液很淡。”
“血液很淡?”
“就是血液中的红血球数很低。”
“那是什么意思……是生病吗?”
“算是生病吧?也就所谓的‘贫血症’。”
喔,怪不得他总是懒洋洋地。
夹在桌上档案夹之间的,果然是药袋。也就是说……
“之前在中庭的时候,该不会也是……”
“……你的脑筋动得真快啊。”千晶点燃香烟,“原本只想去抽根烟,结果走到中庭的时候就两眼发黑啦。”
“果然,我就觉得很奇怪,怎么有人会在那个时间躺在那种地方。”
千晶把香烟的烟吹到了这么说的我脸上。
“我讨厌直觉敏锐的小鬼喔。”
“真敢说哩。”我轻轻地挥散烟雾。
(把烟吹到稻叶脸上什么的)

 
这个时候,我看见红黑色的不明物体在千晶胸口蠢动。
(那是……!)
我看过。那是田代被机车撞伤的时候,我感觉到的“伤害”。那个时候,我接收了田代的伤害,救田代免于危及生病的重症。
(看得见那个的话,就表示……)
我不假思索地把手朝着千晶的胸口伸去。
“喔,干嘛啊?”
“嘘。等一下……”
我闭上眼睛,对着“伤害”集中精神。跟那个时候一样,红黑色的黏液中,有白色的光芒在闪烁。
“喂……”
“别说话,安静一点。”
我用另一只手覆住千晶的眼睛,然后重新将精神集中在“伤害”上,做好心理准备。结果,“伤害”透过我放在千晶胸前的手,缓缓朝着我的方向移动。
(没错……很好!)
从伤害的感觉来看,我判断自己就算接收下来也没什么大碍。我的身体越来越重,渐渐麻痹……
“喂,稻叶!”
千晶拨开了我的双手。
“呼!”
千晶困惑的脸就在我眼前。
“你怎么可以在别人身上呼呼叫啦!”
我赶紧把双手从千晶身上移开:
“不……不是,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绝对没有!”
千晶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他坐起身,接着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
“……感觉好像轻松多了……?”他把手放在脖子上,扭了扭脖子。
千晶看着我,我有点紧张。受不了,他的眼神彷佛看透了一切。
“你做了什么,稻叶?”
“什么都……是穴道按摩啦。”我这么说的同时,汗水滑过脸庞。
“喔?”
把短短的香烟塞进携带式烟灰缸里后,千晶站了起来。
“你真是个高深莫测的家伙呢。”千晶一边笑,一边酸我,先行爬下了水塔。
(稻叶后来还帮了千晶老师做了好几次治疗呢)

由于中途被制止的关系,“伤害”没有完全转移到我身上来,但是千晶的脸色明显地变好了。太好了~
“不过我也成长了呢。竟然能看见别人的‘伤害’,还靠自己的意识转移过来。”
我有点自豪。田代那次我算是被强迫,可是这次,我可是靠自己的意识控制哩。然而,富尔却淡淡地说:
“这只是巧合,并不是对每个人都办得到的。”
“是吗?能用在千晶身上只是偶然喔?”
富尔点点头,补充说明:“会不会是你们的身体很合呢?”
我差点没脚软。
“不要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形容啦!我已经很累了耶!”
(身体很♂合)

“千晶……!”
最近,千晶老是待在训育室里面——因为惹事的学生增加了。我迈步冲刺,同时,我看见刚才那名女学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我朝房间里一看,果然看到了千晶。他坐在椅子上,压着左手臂,鲜血从他的左手臂流了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
“那个尼姑!”
我跑去追那名逃走的女学生。对着快要在黑暗的走廊另一头消失身影的女生,我打开“小希”,翻到“ⅩⅧ”——“月亮”那一页。
“萨克!”
啪哩!青色的闪电瞄准了那个女生,划过黑暗。
“萨克!守护月宫的毒蝎子!”富尔在我胸前的口袋大喊。
女生在转角的地方瘫倒在地。
“被萨克附身者,将会麻痹无法动弹。”
女生的右手握着美工刀。她带着惊讶、困惑的表情抬头看着我。
“我记得你喔。你就是那个在学生大会上嚣张兮兮的家伙嘛。这是青木的命令吗?”
女生瞪大眼睛。
“春香大人怎么可能这么说!”
“春香……大人!?
我的寒毛全都竖起来了。搞什么,怎么会陷得这么深啊!?她有没有想过,要是她在学校弄伤老师的事情公诸于世,那位“春香大人”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难道是中了青木的毒太深,导致她连这种事情都想不到!?还是对自己没自信到想要成为青木的一部分啊!?
“这就先交给我保管了。”我从女生手上拿走美工刀,用手帕包起来。
血渗了出来。我说:
“你的指纹跟千晶的血都沾在上面了,这就是不动如山的铁证。”
“什么意思,你打算交给警察吗?”
“我要在教职员会议上、在所有老师面前交给青木。这么一来,其他老师对青木的印象会有多差,应该不难想像吧?”
女生愕然。
“不行!就这个不行……春香大人什么都不知道,跟那位大人没关系!”
“不准再接近千晶!你只要乖乖地黏着青木就行了。”
我背向女生,把萨克叫回“小希”里。一看见青色的闪电,女生便发出惨叫声,飞也似的逃走了。
“真是的。”
“主人,千晶大人不好了!”富尔发难。
“咦?”
我赶回训育室的时候,千晶已经倒在地板上了。
“千晶!?”
千晶的脸色惨白,一点儿意识都没有。
“出血过多?不,应该不可能……”
不安开始膨胀。
“惨了!”
“就是所谓的脑贫血。”
“也有人是在昏睡状态之下直接死掉的喔。”
我不知道肇因是不是因为被刺,但是千晶出现了急性贫血的症状。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意识越沉越深。
“来人……叫救护车……”
我急得不得了。富尔在我胸口冷静地说:
“应该来不及。”
伤害越来越大,让我几乎看不见千晶的身体。我没办法接收这么大、这么沉重的伤害。
“冷静!集中精神!集中在龙先生给我的第三只眼上……”
这一瞬间,我灵光一闪,“甘露!只要有那个灵药……!!”
我翻开“小希”的“Ⅱ”——“魔术师”那一页。
“万能精灵,金!!”
在缓缓冒出来的烟雾之中,肌肉健美的阿拉伯大叔出现了。
“请吩咐,主人。”
“现在立刻把放在我房间桌上的甘露……那个药瓶拿来这里!!”
这个万能精灵只是徒有其名,可是希望我能比光是变出区区五百圆就让他用力气的那个时候更有力量,拜托……拜托,希望我的力量足以让他实现这个愿望!
“遵命!”
金挺起胸膛,烟雾也跟着膨胀。
接着,他咻~的回到“小希”去了。
“……不行吗?”
砰!
甘露的药瓶滚落在地上。
“太好了!”
我把药瓶倒过来,在千晶的嘴边猛摇。
里面只剩下唯一的一滴!但这唯一的一滴,应该就可以解决这个紧急状况了。
“对吧!?苏摩的巫女大人!!”
“滴答。”一滴甘露落在千晶嘴唇上,然后立刻就被吸进嘴里了。
“……”
我和藤之医生他们在舔指尖的灵药时,什么感觉都没有。然而,就在我感觉到一阵风吹过来时,覆在千晶身上的伤害彷佛弹起来似的,在一瞬间碎裂四散了。
“好、好厉害……!”
果然是真货!真正的魔法灵药!!
“做得非常好,主人!我深感佩服!”富尔深深地一鞠躬,差点没撞到额头。
“赶上了……!”
我全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伤害消除之后,千晶的脸色迅速好转。
“千晶……”我轻声喊他。
“唔……”
“千晶。”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
“……稻叶?”
“你还好吗?”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扶着千晶站起来。看到自己的手臂上和滴在地板上的血迹之后,千晶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血是怎么回事?是我的吗?”
他的记忆消失了。果然,大脑真的在一瞬间停止运作了。真是千钧一发~千晶看看自己的手臂,不过因为灵药连刺伤都治愈了,所以只留下一条淡淡的血痕。
“是鼻血啦,老师。你流鼻血引发贫血了。”
我随口敷衍,结果千晶瞪了我一眼,说:
“贫血症的人不会流鼻血。”
啊,好讨厌的眼神,感觉好像会让我把事情全招出来……我吞了一口口水。
“噗!”千晶轻声笑笑,并重新在椅子上坐好,拿出香烟,“大概是累积太多疲劳了啊。”
“对啊。你别太勉强自己了……现在虽然很忙,但是校庆的这三天,你就好好休息吧,怎么样?”
我说完之后,千晶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不知该说是苦笑吗?他莫可奈何地摇摇头,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那可不行……”
“?”
又发生什么问题了吗?
我真不希望千晶的疲劳继续增加,他搞不好还会再昏倒哩。
“有了!”
我把甘露的瓶子倒过来,在手掌上猛敲。手掌上的灵药不到一滴,不过还是有些微的湿气。我对千晶伸出手。
“快舔!”
千晶完全呆掉了,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叫我舔?你这家伙……”
“别啰唆了,快点舔!会干掉啦!”
“……”
千晶老大不情愿地抓住我的手。
那个时候我才想到——我应该把灵药倒在千晶的手上才对吧?
这样简直就像……
喀嚓!
就在千晶的嘴巴碰上我的手掌那一瞬间,拿着手机的田代就站在门口。
“田……”
“耶~”她带着满脸微笑,如脱兔般逃走了。
“等一下!”
我在黑暗的走廊上追着田代。
“你刚才照了什么!给我看!!”
“手机解禁,万岁!!”
(舔手play什么的真会玩,田代求分享资源啊)

  第五卷里千晶和稻叶的互动不太多,第六卷以后的基情简直了,官逼死同系列。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就整理一下。

【杂谈】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跳起来骂抄袭作是辣鸡

黄油:

※写在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映的今天。


※补充楚乔传抄袭始末


开放站内转载 转载到空间/票圈注明作者即可 不必再问我啦~越多人看到我越开心!
一起为反抄袭献力吧!



首先来介绍一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的作者,中国著名“中文翻译学家”唐七公子


↑这是一个黑料汇总贴↑ 


如何评价唐七抄袭事件爆出后无任何影响仍有数万粉丝追捧?


对唐七抄袭情节有多么严重,她的为人究竟有多恶心还不太了解的同学,可以去看一下。


担心辣眼睛的就不必去了,黄油为你总结了八个大字:抄袭无耻,天理难容!


 


小科普时间结束,我们正式来聊一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部电影


黄油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是看到了一条这样的动态



这段话看起来赳赳有力,归纳起来就是两个观点,个个都漏洞百出:



错误观点一  作品只要好看就行了,英雄不问出处




 


黄油在视频网站的广告里看过ssss电影的预告片,说句实话,看起来真的不错。卡司美如画,特效吊炸天。让人不由得想去大影院里体验一下。


从导演组访谈到花絮预告来看,ssss电影怎么看都有一种“高质量国产大片”的既视感。


写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非常好看,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觉得不行”评价的人,我相信她们是真的去院线看了片子,并且真心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是这样的“好看”才让人害怕。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配好看!


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过去而买单。


为什么在有些地区,剽窃抄袭的现象比较罕见?那是因为一旦这种恶劣行为被发现,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些地区的人绝对不是生来就比中国人要品德优良。兴许也想要走捷径的人当然有,只是风险太大,他们实在不敢罢了。


随着韩春雨撤稿,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事件又被翻出。在她学术不端的行为被曝光之后,小保方晴子几乎从众人视野中绝迹,每次出现必定要泪流满面鞠躬谢罪,两个导师更是一个辞职一个自杀,震动日本乃至全世界。


看到小保方晴子下场这么惨,那么,圆晴子、三角晴子捏造数据之前,会不会仔细考虑一下“这样做是不是风险太大?毕竟如果被发现,我的一辈子就彻底毁了”,她们会不会放弃这种邪恶的念头,而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工作呢?


而在公民版权意识不那么强的地区和时代,抄袭造假的后果并不严重,比起可能得到的金钱荣誉来说,简直可以忽略。


唐七公子这样一个从08年就开始被反复爆出抄袭、人品不端的作家,现在居然能够新书大卖,作品改编成爆红上星电视剧,电影请到了一众当红演员、著名创作团队,有数以千万记的粉丝狂热追捧……这一切对于那些想要走抄袭捷径的人来说,是多么大的启迪呵!


于是他们一个个的也开始抄袭,把别人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孩子抢走,强行包上自己的衣服。


——被骂?不要紧的,网民的忘性大得很。唐七之前被骂得何等凄惨,后来不也好了么?电视剧红了一把,电影又那么好看,一下子就洗白了呀。我以后一定也能这样!


《楚乔传》小说的作者潇湘冬儿,现在也应该在这样安慰自己吧——没关系呀,电视剧这么好看这么火,还有赵丽颖林更新的粉丝给我撑腰,我很快就会洗白的。洗不白也不要紧,版权卖了那么多钱,够我吃到下辈子了!


【补充:楚乔传抄袭事件始末


更可怕的是,惨遭抄袭的萧如瑟发布维权公告后,还被一群《楚乔传》粉丝围攻“你为什么要等到电视剧宣传的时候来讲这些你就是想讹钱!”


 见到此情此景,谁不寒心?还有几个原创作者会有动力坚持下去?


台阶坍塌了,那些建造在它们上面的,状似华美的宫殿,也都会全盘崩溃的。


所以,请不要再以“好看就足够”为借口来支持抄袭作品。


只有好看是不够的,抄袭作品就是从那些破土之日就开始长歪的树,如果不及时砍掉,总有一天会砸死树下的一堆人——甚至包括那些曾经高呼着“它这么可爱你们为什么要伤害它”的人。



错误观点二 我们一定要多去看国产电影,这样国货才能崛起



中国的电影,武斗比不上好莱坞大片,文戏比不过欧洲文艺片,日韩也年年都在出甩国产几条街的好电影——哪怕是再相信“国产电影在崛起!”的人也不能昧着良心否认这一点,是不是?我们的确需要进步,需要崛起。


要想国产电影崛起,每个人都应该去支持它。可是什么叫做支持?不是看见一部什么国货上映就去疯狂打call,这不叫支持,这叫助长歪风。


带过孩子的人都知道,小孩子么,需要夸奖需要小红花来哄着,但大人决不能一直哄着他。听见他大声喧哗要去及时制止,看见他乱拿别人的东西更应该严肃呵斥甚至责打——这样才能帮他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让他成为一个发育完全的人。


电影方面亦如是。为好电影喝彩贡献票房,给烂片差评,把“我们不是好糊弄的!”这句话甩到所有不走心电影的脸上——这种做法才是真正的支持


郭敬明的“爵迹”电影票房扑街,众人都欢欣雀跃。为什么?倒不是大家都跟郭敬明有仇,恨不得他亏本破产,而是太开心了——我们国人终于擦亮了眼睛,不会被这种粗制滥造的腌臜货骗钱了。那既然知道赚不到钱,那些商人以后还会投资烂片吗?他们也会开始掂量一下,觉得“诶这钱好像不大好赚,那还是投资用心制作的电影吧,比较有潜力”了吧。


只有投资者、创作者、演员们都开始用心了,我们才有希望做出超越好莱坞的电影,才能让“我不喜欢好莱坞大片我就爱国产电影”这句话听起来不那么酸葡萄,不是吗?


而用抄袭作改编电影,别说用心了,这根本就是没有心好吗。


最后心疼一下杨洋、刘亦菲以及所有参演人员的粉丝们


这么养眼,这么俊秀的两个人,被人捧在心尖上的偶像,和抄袭作品扯上了关系,他们的百科里会写上“主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名字一辈子和抄袭作品挂上钩……真是想想就说不出的心痛。


黄油已经看见有好几个刘亦菲的粉丝已经表示绝不会去看ssss,更不去宣传,恨不得这个电影票房扑街石沉大海,让别人永远忘记菲包这件黑历史。


我也觉得这是所有演员粉应该做的,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偶像走的更远,而不是为了一点流量丢失前程的话。


总之,我们不能沉默,不能让抄袭者逍遥在外还赚得盆满钵满,不能让抄袭作品挤占掉原创优秀作品的份额。


我们要让那些妄想踩着别人的心血往上爬的人知道,大家没有那么好糊弄!


这样的行为不用等到“多行不义必自毙”,毕竟天谴太遥远,无耻的抄袭者应该受到所有人的谴责,受到法律的惩治,越快越好!


PS,悄悄唠两句韩春雨事件。


学术造假和抄袭一样,实施成本低,追究成本高。


但是小保方晴子事件里,Nature方面说自己是借助了RIKEN(小保方晴子所在的研究中心)的积极追查举证才坐实了她的造假。


而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哦呵呵呵呵……


之前有好多学界人士做重复试验来质疑,听说韩春雨自己早就坐不住了想撤稿,但是最终还是拖到了现在,招生录取结束之后,哦呵呵呵呵……


大环境如此,怎样才能让那些无耻之徒不敢放肆呢?也只能靠大家了。


我们都是普通人,声音小小的,大资本家们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大家若能并肩而立,向着同一个方向发声,也许能唱出一首不普通的歌来。

一个小脑洞

  楚子航是卡塞尔大学民俗音乐专业的高材生,平时喜欢走街串巷地收集一些并不出名的音乐,比如老人哄孩子的音乐啦,外地小贩随口哼出的小调之类的。
  路明非是某个小村庄里的孩子,平时不惹眼,偶尔还会被舅妈嫌弃,因为清楚舅妈面冷心热,所以路明非不会太过在意。因为在村庄里没有什么存在感,所
以作曲的天赋没有被发现。
  某天,因为听说小村庄里有一首动人的情歌特地来收集的楚子航,遇到了正在哼自己创作的小调的路明非。当场惊为天人。
立刻把路明非拐到了卡塞尔,路明非被破例接入了卡塞尔,成为了楚子航的师弟,开始了他的音乐生涯。
  虽然路明非的专业知识不过关,但因为惊人的音乐天赋,被称为s级的废材新生。楚子航就一直在旁边鼓励他,帮助他。
  后来他们碰撞出爱情的火花,然后开始为爱鼓掌(喂!)